手机:

18228059733

电话:

18228059733

你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成功案例 > 合同纠纷 >

历经一审、二审,帮郑先生讨回被拖欠5年工程款

来源:四川宪恒律师事务所

郑军,广汉人,平时带领几个班组人员承包一些工程公司的一些改造建设项目,以此为生。郑军在2015年与四川省通瑞建筑智能化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瑞公司)签订用工协议,协议约定郑军对通瑞公司承包西部智谷D区消防设施维修及保养,进场时间为2015年2月3日,计划完工时间为2015年9月31日。施工范围包括西部智谷D区的火灾自动报警联动系统、自动喷淋系统的维修、调试、打压及其他一切消防系统的维护工作,并配合通瑞公司移交物业。薪酬形式为施工区域内,按实际施工的劳动力需求,以点工计算,180元/天。施工天数根据现场具体情况,由通瑞工程公司项目经理确认。
 
后工程在2015年9月完工,郑军与通瑞公司交接,但在郑军交接完离开工地时,通瑞公司仍有66400元人工费没有支付到位。经过之后一年多的催收,直到2017年1月22日,通瑞公司才支付其中一部分人工费,工地统计人员刘敏向郑军出具了一份书面材料,载明尚欠郑军工程款37700元。但在之后,郑军多次经电话、微信催收,要求支付剩余款项,但均没有成功。
 
郑军明白凭自己是无法拿到该款项,无奈下, 只得拿起法律为武器,维护自身权益。郑军在2020年1月8日正式委托我们,律所指派专业劳动律师王陈聪办理此案。王律师对本案进行了全面细致的了解,并知道郑军收集整理的相关证据仔细审查。
 
本案于2020年5月20日在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开庭。庭上,通瑞公司辩称,郑军是在2020年离开工地,且双方没有办理交接手续,在其用工协议中,明确约定了施工内容和验收标准,郑军还未等通瑞公司进行项目验收,就已自行离开,导致该项目在交付时施工质量存在问题,项目一直未被接收,联系郑军政改时,却被郑军做的是点工的理由拒绝,从而不得已找其他劳务班继续施工,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但并未提出任何证据证明其损失。请求法院将郑军诉讼请求驳回。
 
而王陈聪律师认为,本案中郑军与通瑞公司签订的用工协议属于劳务关系,且郑军提供的是点工,郑军提供劳务后,通瑞公司应当支付其费用。并出具了用工协议、统计表、人工费统计表、人工工时统计表、录音等一系列证据证明郑军已提供劳务,且通瑞公司未支付37700元劳务费.而通瑞公司关于郑军未与其进行验收,导致项目拖延交不出去,造成损失的抗辩,并没有任何证据支持。经王律师的据理力争,最终青羊区人民法院采纳其意见,判决四川省通瑞建筑智能化工程有限公司支付郑军劳务费37700元。
 
之后,通瑞公司不服判决,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撤销青羊区人民法院关于本案的(2020)川0105民初4420号民事判决,改判驳回郑军的诉求。并提交2015年10月29日的工作录音和当日案外人魏强开具的问题清单,拟证明郑军工程的质量问题。但王陈聪律师认为郑军是在通瑞公司未付劳务费才退场,从民工工资发放表可以看出,工资是月结,但直到2017年公司出具的欠条看,仍然有大部分劳务费没有支付。通瑞公司提交的上诉证据载明发生在2017年1月22日工程结算之前,在通瑞公司已确认应付金额的情况下再次举证郑军存在违约行为,自相矛盾,且其提出的异议在应付款确定的情况下另提出的争议,与本案未支付劳务费无关。本案于2020年10月26日宣判,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四川省通瑞建筑智能化工程有限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在我们短时间的帮助下,帮郑军追回了拖欠5年的劳务费。临近岁末年终,无论是农民工还是企业职工,最朴实的愿望便是带着一年的辛苦钱回家过年,但每年这段时间也是劳动维权高发期,多数情况下,劳动者无论是堵门还是拉横幅讨薪等方式效果都不理想,严重时,如果影响了社会治安就是违法行为,讨薪还得理性、合法。
 
(文中当事人均系化名)
 
 
热门服务项目

SERVICE ITEMS

24小时服务热线

18228059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