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18228059733

电话:

18228059733

你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成功案例 > 劳动纠纷 >

劳务费被拖欠近四年,律师出马帮其迅速拿回

来源:四川宪恒律师事务所

2016年,詹某和某某公司共同承包成都市双流区西航港某小区的外墙保温工程,后将该工程的4、5、6、7号楼的保温工程承包给余某,之后,余某按期完成了该项目的保温工程,经双方结算,詹某尚欠余某150000元。2017年1月21日,詹某向某某公司出具《委托书》,委托某某公司向余某支付上述工程的劳务费150000元。但余某之后一直未收到任何结算的工程款,在经过多次催要无果后,余某也想过寻求律师的帮助,但却又舍不得律师费,此事便一直一拖再拖。直到2018年8月22日和2019年1月31日,某某公司破天荒分别支付30000元和20000元,尚欠100000元,之后詹某和某某公司都对此事一直置之不理。为要到应得的劳务费,余某一直没放弃催要。经过两年多催要劳务费的余某明白公司并不会爽快支付100000元,只能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权益。
 
于是,余某找到我们要求帮其拿到应得的100000元劳务费,在接到委托后,律所指派谢律师代理此案。谢律师详细了解了整个案情,并指导余某收集了大量证据。
 
本案于2020年8月13日立案,2020年9月9日在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法院开庭。庭上,各方当事人对让余某参与案涉工程施工事实均无异议,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詹某和某某公司之间到底应由谁承担向余某支付劳务费的义务。
 
 
被告詹某认为:自己是某某公司的在涉案工程的项目负责人,与某某公司系内部承包关系,即使有对余某负有项目款支付责任,基于2017年1月21日开具的《委托书》,通过债权转让的方式向余某支付了劳务费。谢律师认为:詹某出具的《委托书》载明的内容,150000元为詹某应该支付给余某班组的劳务人工费,仅仅是委托某某公司向余某付款方式向余某支付,即某某公司仅接受委托付款方,而非支付义务主体,而詹某与某某公司之间的内部关系,不能约束非合同当事人的余某,所以詹某负有向余某支付劳务费的义务。且詹某在对余某负有劳务费支付义务,在此情况下,詹某向某某公司出具的《委托书》,委托某某公司将应支付给詹某的工程款支付给余某,该款在詹某与某某公司之间的结算款中予以扣除,这属于施工过程中的委托付款行为,而非债权转让,更非债务转移,不能由此免除詹某对余某的付款义务。
经谢律师在庭上有理有据的辩述,据理力争,最终法院支持律师大部分诉求,最终法院判决:詹某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余某支付劳务费100000元。
 
 
 
热门服务项目

SERVICE ITEMS

24小时服务热线

18228059733